上海植物园夏季散步行
August 5, 2023
自然观察
8月初和象友一起的魔都植物园散步之旅

本文关于植物的内容大量引用上海植物园写的科普文,他们写得真的很好,如果可以希望大家多去看看

💡

大热天的和朋友一起来逛植物园了!这个季节没有太多花可以欣赏,但虫很多!倒也看到了不少可圈可点的生物。

今天晴天,最高温33-34°C,好在有风,植物园树荫也非常多,走几步太晒就可以躲在树荫里休息。树荫下稍许有些凉风,还算可以忍受。

三号门边的小池塘

一进3号门就看到一个小池塘,凑近池塘边看了看就看到好多蜻蜓!快速飞行的玉带蜻数量众多,他们身上的白斑非常好认,就是太快了拍不到。

拍到了霸王叶春蜓红蜻同框了!春蜓科的成员体型都好惊人地大。

(虽然黄翅蜻的雄性体色也很红,但是它的翅膀上橙色斑块要更大,根据图鉴判断了一下这只红色的应该是红蜻)

之后也在水边见到不少黄翅蜻, 翅膀上的橙色斑块确实好认。

池塘边的树上也有不少昆虫,看到了一只黑胸胡蜂。他们的巢就是我们常说的胡蜂巢的样子,带很多曲线花纹,圆圆的在枝头一大坨。

池塘边种了一些荷花,都已经陆陆续续地开了,配合天空的倒影颜色好好看。

荷花旁边还有一棵开白色花的紫薇,看惯了紫薇的粉花,感觉白花也不错。

挺水植物和水草比较多的岸边看到了蓝纹尾蟌在水边交尾,雄虫(左)用尾部掐着雌虫(右)的头/胸部是蟌和蜻蜓特有的交配姿势。

旁边的水草叶子上还有一只蟌的水虿,不知道是哪家的宝宝。

这里在蓼科植物上休息的是褐斑异痣蟌,左公右母。有意思的是右边的母虫还是一个未熟个体,身体和胸部呈现出鲜嫩的橙色和绿色,等到成熟后就会变成青绿/绿黄色了。

黑背尾蟌、褐斑异痣蟌、蓝纹尾蟌三者都在魔都有分布,而且都特别像,这边是查了香港的图鉴来确定具体是哪种的 https://www.hkdragonfly.com/copy-of-102?pgid=jzv3leh4-9fdd1fdc-ae07-42cd-a868-cdf73bd556a4

💡

正拍着蟌突然发现远处的“小树枝”动了一下,仔细一看发现竟然是3只蝎蝽!看起来有2只是在交配的样子,那么第三只应该就是试图横刀夺爱的竞争者了(?)回家放大后仔细一看左下角还有一只蟌的水虿,好热闹。

往游船码头前进

往前走了一段看到了一棵开满花的大树,玉带凤蝶成对在上面飞舞访花,站在树下观察了好一阵,发现总是雌蝶在前雄蝶在后,这么一前一后地飞着。

照片上左雌右雄

因为花的形状很奇特就看了眼标牌,上书“海州常山” Clerodendrum trichotomum,好怪的名字。

回家查了一下竟然是马鞭草科大青属的植物,上植还很认真地写了一篇科普文讲述它有多怪,除了名字和香味外,最奇特的是它的花萼,在此摘抄一段上植的描述:

海州常山“三怪”在花萼比果更亮眼。海州常山的花萼宿存,初开时是绿白色,下部合生,坐果后,花萼继续发育膨大,变成亮紫红色,像一个红色五角星,半包藏着紫色的果,十分漂亮,很为特别。

💡

确实很特别,如果不细看会以为花萼是花苞呢。不过上植还写道它的花有百合的香气,这倒是没有闻到;叶子则是揉搓后有一股怪味,很可惜当时没能试试w

沿着大路一路走到游船码头附近,一棵挂着奇怪果实的树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仿佛在一边开花一边结果一般。

看了下名牌是花榈木0rmosia henryi Prain,豆科红豆树属,我们拍到的这个又花又果的部位是它的萼筒和荚果,花已经谢了没有拍到。

虽然我植物认得不多但是豆科很好认!看到羽状复叶+荚果,肯定就是豆科跑不了。

旁边的一棵大树也是豆科植物,往上一看看到了刺,反应过来是山皂荚,因为其荚果含皂素,过去的人常用皂荚荚果当肥皂使。

游船码头的湖边终于看到了我的目标物种:王莲Victoria regia 看到花苞了,但是花好像还没开,悲伤。8月是欣赏王莲开花的季节,下次再来碰碰运气。

太阳太大,在湖边树荫下坐着歇了一会。头顶上是一棵很有秋天色彩的树,查了下是加拿大红叶紫荆Cercis canadensis 'Forest Pansy' 园艺种!叶子颜色红红黄黄绿绿确实好看。

远处的湖面通过望远镜还看到了小鸊鷉,已经是成鸟的体色了。

从湖边往右拐经过了蔷薇园,满园子各种品种的蔷薇肆意绽放着,但是太热了无人欣赏,感觉有点可惜。

惊喜的竹园

烈日当头,我们看到有树荫的路就往小路拐,结果误打误撞走到了竹园。

竹园的尽头有一个小池塘,在这边的景色真是惊人地美丽:

睡莲、苦草的幽幽水潭,一缕阳光斜斜地透过树叶之间照了下来,照亮了水面之下,连池底的落叶都清晰可见。

水潭的水非常清澈,可以看到黑壳虾在苦草上悠然取食、仰泳蝽抱对在水中上浮潜下、小鱼在水面漂浮不动,以及蝌蚪突然从水底钻出来然后又消失无踪。耳边还环绕着二胡的优雅音色——有一位大爷似乎是把这里当作了练琴地点。这里确实是个无人打扰的好地方。

这个季节似乎是某种蛙上岸的季节,水里好些长满四肢但还保留着尾巴的蝌蚪,只是不知道到底实泽蛙还是金线蛙,分辨不能。

桂花园的意外之遇

沿着池塘我们走到了一条水系旁,阳光照在水面上美轮美奂。

这里的水质都很不错,水下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苦草和金鱼藻,各种小鱼游动,看到了鳑鲏、麦饭、虾虎等等。

也是在这附近发现了有人用塑料瓶自制了简易的地笼,而且感觉是放了有一阵时间了,里面麦饭和鳑鲏死了几条。我和朋友一起合力把地笼给拆了把鱼放走了。(谢谢朋友的剪刀!!)

从小溪边折返回到了桂花园,这里也有一个长满睡莲的小池塘,看见开了不少黄色的花。

池塘旁的桂花树上好大的动静,拿望远镜观望了好久看到4只褐色的鸟上蹿下跳,然后下到林地上找吃的,看到他们用力啄食着地面。体型又要比白头鹎大上一圈,因为很在意,回家查了一下发现是白颊噪鹛。

在华南是很常见的留鸟,但在魔都很少见,没想到魔都也有了。

和观鸟的朋友交流了一下,推测应该是留鸟,因为这个季节是观鸟的淡季——真没想到啊!这大概就是拆除地笼功德+1?

植物大楼附近

虽然是在植物园,但因为我们都没走在大道上,结果完全偏离了欣赏植物的初衷。一直走到植物大楼附近才终于有了一点“在植物园闲逛”的实感。大楼旁的雪松和池杉长得非常高大,仔细一看池杉已经结果了。

植物大楼附近有不少园艺展示的花境,林下也有很多正在开放的石蒜,但都比较远就没仔细拍。

熊耳草上停了一只访花的曲纹紫灰蝶,这种灰蝶的寄主是铁树。恰巧我当时还在和朋友说“上植曾经对在铁树上过冬的灰蝶幼虫展开了一次研究”却不知道眼前就是正主hhh

这个季节正是锦葵科成员开花的时期,查了下官网这个品种是‘摩卡月亮’芙蓉葵。

热到不行的2人实在是无心赏花,找到了附近的小卖部吃冰,小卖部旁的石墙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蕨,而且还长势特别好,好生羡慕。

温室外围的池杉林

天色渐晚,后面基本上都是在散步乱走欣赏风景。因为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没有再去温室,在温室外面转了一圈。

温室附近很多高大的池杉,靠近水边就看到他们粗壮的呼吸根从土里冒出来。水边还设有椅子,反正没什么人,我和朋友干脆躺下来休息。

躺下来的视角意外地非常惊艳,一阵凉风吹过,大树轻轻晃动枝叶,感觉整个人都平静下来了。

老实说特别喜欢上海植物园的布局,经常会看到这种大树+水系的美丽组合。之前来的时候都只是冲着温室和时令花卉来的,从来没想到植物园本身就已经这么美。

临近尾声

我们继续往1号门前进,经过盆景园结果也已经关门了。倒是在盆景园的墙上发现了一只螳螂,放大照片看似乎还是只若虫,翅膀没长全呢。

在即将出园的时候还看到树上有一只毛茸茸的蛾子,因为长了毛的关系,一开始还在和朋友讨论它到底是已经噶了长霉还是活着,结论是——活着。这是一只黄尾毒蛾,人家自带毛绒特效。幼虫广食性,寄主是桑、梨、苹果等多种植物,所以也算是比较知名的农作物害虫。

植物园里遇到了好几只小流浪,但只有这只特别会摆pose而且极其上镜,真是个小美人。

最后以一张黄昏的林间大道结束本次的植物园乱走之旅。如果天不热+气候合适的话,说不定还能有更多发现。

留着下次再来逛吧!

Continue Reading
All Articles
©Nise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