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后滩自然观察
June 22, 2023
自然观察

2023.06.22

今天很热,最高温34°C不过下午幸好多云,走的还是老路线,睡莲池开始白鹭林结束,没有带手电筒所以这次没有夜观。

距离我上次来后滩已经过了一年多,没想到变化还是挺大的!但因为全程都在和象友话痨所以没有拍太多的场地照片。

睡莲池

睡莲池那边新种了好多穗花牡荆,吸引了不少昆虫,看到好几只灰象(?)在叶子上。

戳了一下就滚落装死了,很可爱。表面有点凹凹凸凸很有质感,捏在手里很想盘。(拍糊了哈哈哈)

旁边某种比较矮的竹子一般的植物上停了一只鹿蛾。

之前在毛象上看到有人拍到了和鹿蛾成虫极其相似的条纹小班蛾,这两种上海都有分布。成虫区分方式就是鹿蛾翅膀斑点是透明的而且触须是线状,条纹小班蛾的触须是羽毛状那种。条纹小班蛾的幼虫是橘色QQ糖,鹿蛾的幼虫就是深灰色毛很长的毛毛虫。顺便一提两者的寄主都是乌蔹莓,今天也在后滩看到了。

睡莲池周边还是一如既往好多相手蟹的洞,今天来得太早基本上都没有蟹蟹出来吃饭,倒是在岸边看到了一朵可爱的菇菇。

现在恰好是梭鱼草再力花的花季,总算是通过开花把这俩辨认清楚了:

  1. 梭鱼草叶子是长心形,再力花则是椭圆形。

  2. 再力花的花是一个个小花苞,偏紫色;梭鱼草的花是穗状花絮,偏蓝。

  3. 再力花要比梭鱼草高大概50公分左右。

照片上的是再力花,远处的“水香肠”是香蒲结的果实。

长满金鱼藻的静水区

一路往前走遇到了不少捞鱼的人,感觉也许是人太多了今天看到的生物数量远远没有去年疫情刚刚开放多,一直走到开始有金鱼藻生长的静水区域,附近人变少了。

在大型睡莲附近看到了一只蛱蝶,可惜没有拍到照片。

金鱼藻和苦草的水面上是黑背尾蟌的产卵繁殖party,好热闹。

雄虫的蓝色身体真好看。

附近还看到了玉带蜻飞舞,也没拍到照片

和朋友在路边的座位上休息,突然芦苇丛中钻出来一只水鸟——个人第一次在这里看到黑水鸡

本来在睡莲池那边蹲了好久没看到的,结果在这里意外看到了。(屁股上两瓣白羽毛真可爱)

在水边蹲着观察了好一阵,只看到了一条虾虎,平时喜欢在水下堤岸砖块上聚集的虾虎都不知道去哪了……估计因为一直有人捞鱼搅动了水吧。

又往前走了一段意外发现了大量沫蝉聚集地!!之前没有这么多的。

路边比较高的草上靠近根部都是沫蝉的泡沫巢,查了下图鉴,应该是海滨尖胸沫蝉。

附近的叶子上还有一只颜色很时髦的叶蝉,查了一下应该是黑尾叶蝉(《上海昆虫》里居然没有记录呢……)

夜鹭林

之后基本上没有怎么拍照,在夜鹭林看到了空掉的鹭巢,那边的小树林在傍晚还是一如既往地热闹。

平时走在水边随处可见的相手蟹,今天一直走到退潮的泥滩那边才看到,感谢望远镜让我这个散光看到了一个高清世界……

之前那边是有弹涂鱼的,今天也没看到。

走到夜鹭林末端往回看突然看到芦苇丛里出现了一只小水鸟,头毛茸茸的看起来似乎还是雏鸟,但已经颇具成年风范了。

因为只能从望远镜里看,记住了大概的样子回来查了一番——看起来应该是少年小䴙䴘

看了一下阿茶老师去年的记录,时间和样貌都能对得上,应该就是它了!

因为无法引用微信视频号链接,请搜微信视频号:茶眼看自然

阿茶老师长期持续记录后滩的小生物所以对我识别物种帮了很大的忙…TvT

最后在桥上时发现玻璃外的乌蔹莓伸进了一根枝进来,上面看到了不少虫,草蛉、蝽、和我一直分不清的隐翅虫。(总是记成蠼螋,但蠼螋尾部有个夹子!)

这种隐翅虫之前在穗花牡荆上也有看到,应该是梭毒隐翅虫,就是那个如果不慎拍死它的体液会容易引发皮炎的那种。

(幸好没手贱(擦汗

过了桥还看到了棕背伯劳的幼鸟追着成鸟乞食,伯劳的叫声真的很像小孩哭印象好深刻。

可能因为是端午感觉今天的后滩人特别多,捞鱼和钓鱼还有钓螃蟹的人一路上都是,岸边除了相手蟹洞,泥巴被人脚印踩得一塌糊涂。

不知道后滩今年是不是勤于打理,感觉河道过于干净了……去年在金鱼藻那片水域看到的浮萍全都没见到。(后滩之前见到过2种浮萍,这次全都没看到。)夜鹭林对面的芦苇也砍了一部分。

本来在看有没有人捞到蟌的幼虫,结果看了半天也只有食蚊鱼和黑壳虾,还有一些可怜的虾虎。

不过鸟的观察倒是对我来说算加新了!

希望下次夜观能看到更多!

Continue Reading
All Articles
October 17, 2023

小白建站杂记

October 18, 2023

玉带凤蝶饲养记录

©Nise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