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带凤蝶饲养记录
October 18, 2023
自然观察
这个夏天,在阳台上来来去去的玉带凤蝶和他们的生活史

今年因为阳台上买了花叶柠檬所以引来了玉带凤蝶产卵。前前后后记录了大半个月,第二批饲养记录还算是比较成功的。因为2次记录都有点缺头缺尾,所以会着重写第二批的记录,照片会用第一批记录的来弥补说明。

一个夏天过去,玉带凤蝶在我家竟然来来往往来了4批,第3批记录得虎头蛇尾,第4批因为那时候我得了新冠没有记录到,所以遗憾收场。但事实证明玉带凤蝶幼虫的食量真的很大,不控制的话柠檬树真的会被吃完。(柠檬树:全场最佳悲惨主角)

时间轴

第一批

  • 6.9-发现玉带凤蝶卵

  • 6.11-发现4颗卵

  • 6.12-卵孵化

  • 6.13-3条不同龄的幼虫

  • 6.20-连续一周暴雨,只剩下1条

  • 6.23-转四龄

  • 6.26-应该是转了末龄,留下了头壳,幼虫暴走消失

第二批

  • 7.13-发现3条2龄幼虫和2颗卵

  • 7.14-3龄幼虫

  • 7.15-4龄幼虫

  • 7.18-5龄/末龄幼虫

  • 7.21-晚上预蛹

  • 7.22-晚上3条均化蛹,其中1条化蛹时受伤,死亡

  • 8.1-第1只羽化,雌蝶

  • 8.2-第2只羽化,雌蝶

第三批

8.19-发现3条3龄幼虫

8.24-1条幼虫受农药影响,卒

8.28-预蛹

8.29-化蛹

9.7-第一只羽化,雌蝶

9.8-第二只羽化,雄蝶


7月上旬的某一天

根据我的观察母蝶会把卵产在嫩芽上,大概一个枝头1-2颗卵这样,但不是所有的卵都能顺利孵化。

只有受精卵才会孵化成幼虫,夏季孵化大概需要2天左右。受精卵上往往会有花纹。

孵化之前卵会从黄色变得透明,可以看到黑色的幼虫影子。


2天后-1龄幼虫

幼虫悄然孵化。低龄幼虫都会有吃掉自己蜕的皮的习惯。最开始的幼虫是比较黄褐色的,这时候就已经有臭角腺的结构了!这个阶段他们吃得很少,不仔细看几乎无法察觉到。体长大约在3-5mm。


7.13-2龄幼虫

这个阶段可以明显看到叶子边缘有被啃食的的痕迹了。幼虫大小大概是1cm+左右。

看起来像一坨褐色的小鸟屎。


7.14-3龄幼虫

幼虫飞速地成长着,体型接近2cm+了

这个阶段可以判别出它是玉带凤蝶的幼虫了。

尾部黄色=碧凤蝶,如果是白色可能是其他几种。但因为玉带凤蝶在上海是优势物种,基本上在柠檬树上发现的99%都是玉带凤蝶

饲养第一批凤蝶的时候遭遇了持续一周的暴雨。据其他虫友观察,凤蝶幼虫在暴雨下也是不会躲在叶子背面的,都集中在正面。他们会在叶子表面吐丝做一个丝垫固定住自己,防止被雨水冲走。

在饲养了咖啡透翅天蛾幼虫后,发现凤蝶幼虫真的是相当的不一样。估计是因为拟态成鸟屎的缘故,从来没有见到凤蝶幼虫躲在叶背面,一直都大大咧咧地躺在叶子正面……(后来几批中出现了躲在叶子背后的个体,但多数时间还是喜欢待在叶子正面)


7.15-4龄幼虫

体长达到了3cm+左右。

之前第一次饲养的时候没注意到,但其实4龄应该是持续了好几天的,而且这个阶段幼虫的食量忽大忽小,很神秘。体色好像也很随机的样子。

第一批的4龄最后呈现出非常深的墨绿色,第二批蜕皮后初期是偏土黄色的样子,后期变成了土黄+土绿相交的颜色。

这个阶段开始幼虫不再在嫩芽附近活动,开始往下转移了。


7.16-转移到了室内

正好柠檬树有一条枝条长得太长了,我就干脆打头把这三只都收进来了!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转移到了室内,也能更好地观察了。

容器是家里饲养捕鸟蛛之前的盒子,我找了个塑料袋把打头的枝子用湿棉花裹好保鲜,装进去正合适。

发现在到末龄前他们会有一天几乎不怎么吃东西。


7.18-5龄(末龄)幼虫

受惊吓就会吐出红色的臭角腺。

末龄感觉和之前的鸟屎似乎完全不是一种生物了,常有人说“幼年装屎,长大装蛇”说的就是凤蝶幼虫。

凤蝶幼虫最有意思的就是他们的臭角腺了。平时是收起来的,受刺激后会展开并释放一些化学物质吓退天敌。一般只有臭角完全展开后才会有一种强烈的浓缩柑橘/柠檬的甜臭味。

臭角的颜色也是一个区分凤蝶幼虫的标志之一,玉带凤蝶的臭角是红色的,柑橘凤蝶是橙黄色的,碧凤蝶是黄色。

之前第一批的记录里4龄转5龄时留下了完整的头壳,这次也没有例外。

到这个阶段幼虫的进食量就猛然激增,同样的屎量也增加了。


7.21-暴走和窜稀是预蛹的信号

末龄幼虫的体型惊人地增加到了5cm+。这几天一口气吃了我准备给他们的2.5个枝头,每个枝头都至少有3-4片叶子。

早上铲屎的时候感觉屎有点湿。晚上下班回来发现叶子没吃完,有窜稀的痕迹,有一条幼虫明显出现了暴走行为开始到处找化蛹地点。

凤蝶屎的构造也很有意思,有点像一个叶子碎片小碗一样的结构。中间有一块凹进去的,看起来像脆皮甜甜圈一样。而且还特别香,每一颗都是浓郁的柠檬味。真好奇有没有人开发虫屎香的饮料


7.22-预蛹和化蛹

早上起来发现2条幼虫均已预蛹。仔细看还能看到缢丝。

之后观察到那根缢丝实际上不是一整根而是左右两根,有一根断了的话还能有另一根维持住。

在幼虫的尾部也有丝垫牢牢地将其固定在墙面上。

举个例子话就是虫在墙上安装了一根绳子,然后把自己套在里面悬挂着,脚也固定在墙上的3点式结构,像躺在吊床上一样,非常神奇。

晚上7点饭后发现2只均已化蛹,还剩下一只一直到深夜才化蛹。


7.23-蛹

最后一条在晚上大概2-3点左右的时间化蛹了,早上5点我起来检查手机的时候也拍到了延时,但是出了一点意外。 视频里看到它皮下的蛹逐渐慢慢把皮顶破,然后把头壳挤掉往身下甩,一边甩一边扭动。此时它突然血流不止。(幼虫的“血”是绿色的,凝固后变成褐色。)早上盒子里确实也有一滩已经凝固呈褐色的血迹,蛹本身的血也已经止住了。

拿着视频请教了一下鳞翅目群的老师,老师推测是硬的头壳卡在了中间,摩擦到了刚蜕出来的蛹——可以说是完全没想到的意外事故了!

最后这个受伤的蛹也比其他另外2个健康的蛹要稍微瘦弱一些,甚至蜕下来的头壳都没有甩掉,黏在它身上了。 老师说如果血止住了问题不大,如果能够羽化的话,这个个体会稍微小一点。

健康的蛹在初期还是能够活动的,如果触碰他们还会轻微地扭动。

虽然只是阳台上的过客,但一路养下来也在感慨即使看起来好像没啥生存压力的小肉虫,躲过了寄生蜂但要走到羽化也真是不容易,走错一步都可能失去生命。很可惜的是最后那个受伤的蛹没能熬过去,触碰后没有反应。可能在最开始化完蛹没多久就因为失血而慢慢死去了。


8.1-羽化

清晨8点多看到蛹逐渐变得透明,里面黑色的蝶清晰可见。本想着稍微过一会记录,结果离开5分钟不到发现已经出来了。没想到羽化速度那么快,感觉甚至直接录原速视频都可以。从蛹里出来,伸展翅膀,充血,一气呵成。大概全程没有超过20分钟。

在我准备离开家的时候它已经开始平摊翅膀了,把它转移到了室外春雨上面让它好好晒翅,也方便它飞走,之后晚上回来看是应该顺利离开了。 第二只也在深夜羽化了,早晨发现时已经在天花板上扑腾寻找出口,于是赶紧把它放走了。

两只健康的蛹出来的都是雌性。肚子很大,出来的时候还排了点尿。

玉带凤蝶的雄性身上只有白色斑点没有红色。

之前从未仔细近距离观察过玉带凤蝶,特别喜欢雌蝶后翅上的蓝色鳞片,星星点点仿佛银河一般,非常美丽。


第三批幼虫的记录补充

柠檬树在第二批玉带凤蝶幼虫羽化后,因为阳台爆发了红蜘蛛,我打了一次药,波及到了柠檬树。

这次的3条玉带凤蝶幼虫状态就不是很好,有1条啃食了叶子后直接吐黑水暴毙。剩下的2条几乎是一路不停地蜕皮,快速进入末龄。刚刚变成末龄幼虫的时候甚至没有超过4cm,体型非常小,但后来也靠不断进食长胖了一点。

幼虫的诡异行为,背后原因是?

这批幼虫会做出一些非常奇怪的行为,他们在进食过程中就会突然直立起上半身然后又抽搐又摇晃,有时候会微微吐出臭角长达数小时。

请教了下鳞翅目群,可能是体质问题但也有可能有农药影响。但多半是和农药中毒有关了。

另外不太确定“屎离自己太近”是否会给幼虫带来压力,这次有点忙最近没有铲屎。观测到幼虫特意爬下寄主甩头把屎丢选的行为。(有一种说法是说毛虫粪便的气味容易引来寄生蜂。)

最后剩余的2只幼虫顺利化蛹后相继羽化,最后出来一只雄蝶,一只雌蝶。

雄蝶后翅醒目的连续白点,完美诠释了“玉带凤蝶”的“玉带”。

到这里,关于玉带凤蝶完整的生态史记录也算是完成了。


一些杂七杂八的后记

昆虫变态发育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因为我饲养的那3条幼虫上上周还是幼虫的样子——如今他们的器官已经全部重组。 昆虫化蛹就好像是把基本上全身一大半的器官全部都打成汁在蛹里进行重构再生。 太不可思议了…… 看着那只蝴蝶我会有一种“它还是上上周那只啃食我柠檬树的幼虫吗?”——”她还会记得自己曾经是一条幼虫吗?“

虽然有相关文献和实验证明幼虫的记忆也会保留到成虫,但是保留多少,怎么保留的就不知道了 越了解昆虫,越感觉好不可思议啊……

  • 之前有实验记录到如果对幼虫进行一些负面印象的刺激(比如在进食某种植物的时候电击幼虫)羽化变成蝴蝶后的个体会自动避开那种植物。没有被这么做的对照组就不会。

还有那个羽化的开关是靠头部和前胸腺体的激素来控制的也非常神秘,甚至只要把激素放进”营养汁“里就能羽化出相应的部位……感觉昆虫就像是无比精密又鲜活的机械/程序一般?

  • 就是那个把蛹切开后还能否羽化的变态实验,每次看都感觉特别匪夷所思。

总之未解之谜也太多了,越想越觉得完全变态的幼虫和成虫可能就像是第一生和第二生的关系,我转世在我自己身上.jpg

这也太酷了……


Continue Reading
All Articles
July 3, 2023

7月后滩夜观

©Nise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