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浙江爬山自然记录
October 8, 2021
自然观察
老文章补档!也算是第一篇相对比较正式的自然观察记录,基本上以昆虫为主,怕虫的孩子不要点开(笑

这是2年前写的游记搬运到blog,当时对昆虫和自然的了解还不是特别多,基本上主要都在鉴定orz 另外因为这次拍的虫近似种极多,很多我只会认到科之类的,除非是非常有特征的小家伙们。还有一些实在是认不出来的保留了疑问。

十一去浙江爬山了! 没想到山里的温度竟然比魔都市区还热,最高温度达到了37°C,对于很多虫虫们来说也是最后在入秋之前的狂欢。

DAY1:金华爬小山

头一天去爬了小山,山里没啥水了,溪流几乎都干枯了,即使有水的地方也因为水逐渐变少而泛出水底泥土的黄色。

进山后最先看到的就是这些忽闪忽闪的蝴蝶,估计是线蛱蝶科的成员。在民间常被称为“二道蝶”或者“三道蝶”,但其实这个科的相似种很多,难认程度堪比菊科orz

飞行方式很有趣,会借着山谷的热气像滑翔机一样到处飘,偶尔拍两下翅膀。沿着小溪和河的地方都很常见,但很难拍,基本上人一靠近就飘走了。

溪水旁边有好多惨死的冤魂(不是)

是被铁线虫寄生的螳螂,在溪水里见到2只投水自杀的了,有一只还在扑腾,但也估计差不多了。

一路爬上来路边有非常多的荨麻珍蝶Acraea issoria的老龄幼虫和蛹。羽化后是黄色带黑色边缘的大蝴蝶。一开始看到这种幼虫和蛹还惊叹了半天,因为蛹的配色好高级,结果在后来的几天旅途中发现哪儿都是这种虫,查了下似乎浙江一带的山里都非常常见。宿主为荨麻、苎麻、醉鱼草属植物及茶树,山里确实很多荨麻,所以完全不愁吃喝。

这个季节反而没有在山上看到成虫,补一张网图成虫照片让大家感受一下它还不错的颜值。 ☺️(图来自wiki)

路边的一丛植物里发现了2只可爱的小叶甲!上面的蓝色小家伙很常见,之前魔都也有见到,大小4-5mm(猜测可能是萝摩叶甲属的!没拍更多照片不好比对)

下面的条纹小可爱很可惜没拍到正脸,大小7-8mm。

大蚕蛾科黄豹大蚕蛾属的老龄幼虫也在不远处抱着叶子大快朵颐,因为很大,抱着的枝条都摇摇欲坠。这一属的成员大多数寄主都是藤本植物(好像葡萄科偏多?)

低龄幼虫是红色的小肉虫,到了老龄才会有这个Monster饮料一般的配色,羽化后就变成了黄腊腊的大扑棱蛾子。

爬到半路看到了一处很浅的水潭,水中长了一些水草(?)因为水太浅了导致水草都顶到了水面,吸引了很多蟌前来歇息。

透顶单脉色蟌♂Matrona basilaris看起来十分中意这片宝地,在水边大概见到了8-10只个体飞舞。很喜欢他们飞起来的样子,有一点像蝴蝶。而且雄性金属色的黑色翅膀配上泛着光泽的蓝绿色身体真是太酷了!

透顶单脉色蟌的颜色就没有那么艳丽,头部和胸部都偏黄褐色。我后来对比了一下照片才发现最开始进山时在溪边树林里看到的蟌是雌性,溪边的则大多数是雄性。

路上可以看到两边的石头上都附了非常多的苔藓,而且种类繁多,然而大多数都已经是干巴巴的休眠状态了。当地已经有2周没有下雨,几乎完全看不到蘑菇,这是一路上唯一看见的菌菌(是多孔菌哒!)还有我们的老朋友白发藓!

又往前前爬了一段,台阶逐渐陡了起来。趁着同行的父母都在路边休息,我又开始找虫虫。这个季节的山里没有太多植物开花,倒是经常看到一小簇一小簇的小白花或者是万年不灭的菊科。这不,在花上看到了一些蝴蝶:

对比了一下花纹和分布,应该是曲纹蜘蛱蝶*Araschnia doris。*寄主也是荨麻呢。

近似种有直纹蜘蛱蝶,但是翅膀花纹不一样。(为啥魔都就看不到这么好看的蛱蝶我好酸.jpg)

路边的草上还停留了一只看起来非常不起眼的小灰蝶——但是回来后仔细查了一下,是蚜灰蝶Taraka hamada。

其幼虫的生态非常有趣,是少见的幼虫时期以蚜虫为食的蝶类。之前正好在书上读过关于它的资料,没想到一下子就见到本尊了。很可惜当时并没有仔细观察周围是否有蚜虫,看资料说蚜灰蝶经常会在蚜虫扎堆的地方产卵。

一只小小的卷叶象在毛蕨的叶子边缘张望。这个科的成员有个很有趣的习性是雌虫会把卵产在叶卷中。

除了鳞翅目之外山上几乎没遇到什么大虫,除了这只食虫虻之外。整只虫大概有4-5cm了?只来得及正面照一张就呼啦飞走了。山里拍虫子就是这点很有挑战性,你只有一次机会或者甚至没有机会w

道路终于止在了一条干枯的小溪边上。可以看得出来这里若是盛水期应该会景色还不错,然而现在只有大石头可以看。

一路返回的时候拍到了个非常有趣的东西……某种鳞翅目的茧

外面可能是它的丝固化形成的镂空状的茧,里面是悬空的蛹,蛹本身并没有任何一个点和茧接触,靠丝悬在空中。整个茧大小只有8-9mm,中间的蛹则只有米粒那么大。 如果不是正好趴在树上拍照我完全没注意到这么微小的艺术品,看到的时候真的十分震撼。 我自己能想到的最接近的答案可能是苔蛾科幼虫织的茧,但苔蛾用的多是自己的刺毛,这个则更像是网一样的东西。请教了别人也没有得到确切答案……成为本这次旅途最神秘的收获之一。

这货在2023年我看到了某篇朋友圈文章后终于有了答案,如果没错应该是尾蛾科Urodidae的成员。

📜

成虫和斑螟非常像,看起来就是随处可见的普通小蛾子。但是幼虫的茧极具特色,是这种镂空的网状,网上资料也很少。非常地有意思啊!!当时还没有会把蛹或者幼虫带回家的想法,要是能看到羽化就好了。

下山的时候还拍到了很可爱的蜥蜴,正好探头出来晒太阳然后我凑近也没有跑!

同样,又经过了树林,这次在树林里发现了螳螂的螵蛸,虽然脑补着一大堆螳螂幼体明年会爬出来的景象,但因为是残酷的大自然,说不定已经被螳小蜂寄生了也说不定 😥

回到最开始的河边,在河边的枫香树上发现了胖嘟嘟的枫天蛾Cypoides chinensis的幼虫。看别人的视频好像是一旦刺激到它,它就会化身滚筒洗衣机疯狂摇摆……幸好当时我没手贱去戳。

在河边的竹林里还收获了这个很可爱的小泥壶!是泥蜂的杰作!里面的小主人已经离开啦w

爬山第一天真是被山里的温度吓到,因为大多数溪流都是从山谷中流下,一路走上去是没风又很晒的,作为秋天真的热过头了。不过山区也有山区的好,一旦晚上降温就会立刻凉快起来。

晚上出门散步了一会,虫鸣阵阵,打了手电一看,果然在路边发现了一只纺织娘。听声音感觉附近有很多只,这里反而蟋蟀少一些呢。

DAY2:花田-山村-民宿

今天基本上全程都在路上开开开,但途中经过了花田和山村,看到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

在花田看到的鸭跖草Commelina communis竟然是整个花田里唯一的蓝色植物(草)

一直觉得它的蓝色非常耐看!

花田的水沟里也有惊喜!一只赤褐灰蜻中印亚种♂Orthetrum pruinosum

和相似种华丽灰蜓的区分方式是本种的头胸也是灰褐色。

下午到山村中遇到了本次旅途中最漂亮的模特——一只斧螳属 (Hierodula)的大姐姐。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被铁线虫寄生才有那么大的肚子,后来问了养过螳螂的朋友才反应过来——这是一只雌性。

非常凶,从“大屁股”+“非常凶”以及这个发现地点来看我感觉应该是广斧螳 哈哈哈(真的很凶,拍的时候还被揍了一下)

村外等车看到一只棒络新妇*Trichonephila clavata,*在野外非常好认的大蜘蛛。大个头的都是雌蛛,据说雄蛛体长只有6mm左右……体型大小非常悬殊。

山间的树枝上还有一些白色的小泡沫块一样的东西。一开始以为是沫蝉的巢,结拍照后果放大一看……咦,看起来好像某种昆虫的卵块聚集体。每个卵还有个精致的小盖子,有不少已经被推开了。对这个没有头绪,放在这里记录一下以后也许会揭晓谜题。

浙江的山就是会看到很多好看的地钱,而且还生机勃勃不断在生长的样子。魔都很少能见到地钱,就连郊区也不多见……

本来以为第二天也就这些了,结果当晚到了民宿后因为时间实在是太早,我就在天黑后鬼使神差地带着手电去了河边转悠。只听溪水涓涓,然后我就随意拿手电照了照两边的石头——妈呀,有蛙蛙!

对两栖类一窍不通的我只知道这大概是**“花臭蛙”**,臭蛙的名称来源是来自于它身上受惊后分泌难闻粘液的腺体。

溪边还有一种非常小大概只有大拇指指节大小的小蛙,喜欢趴在近水略潮湿的石头上和植被上,数量非常多。 很可惜的是由于这几天天气炎热,虽然见到了蛙蛙们但所有蛙蛙都没有吹泡泡,看来果然要雨后的夜晚才能看到蛙蛙party。

回到民宿后微微被震撼到,因为山脚下周围一片漆黑,只有民宿等亮着,导致房间里进来了不少“室友”。门口有两只蟋蟀,床上贴着蛾子,厕所里还有蝽——问了民宿的老板说是最近割了稻田所以田里的虫子全都飞出来了。

床单上停了一只白色小可爱!对比了资料反复查看感觉应该是**毒蛾亚科(Lymantriinae)的白毒蛾属(Arctornis),**猜测是小点白毒蛾或近似种。山上这货真不少,各种到处乱飞。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蛾子的羽状触须……真精致啊!

厕所间里这个大家伙就很好认了,骚气的红腿和腹部,触须,后翅上的斑点,是人纹污灯蛾Spilarctia subcarnea

同样在山顶也数量众多,应该是到了发生季节了。

大量的虫还吸引了大量的蛛蛛,光是在房间里我就看到了拟扁蛛和安德逊跳蛛,一只在我头顶一只在床背后。伴随着众多虫虫室友,我就这么微微不安地度过了出行第二天夜晚。

DAY3:丽水

早上4点爬起来去梯田看日出,简直人挤人。

因为实在是太多人在田里拍照了,于是我反而把注意力转向了梯田旁边的小山——这里的苔藓种类出乎意料地多,而且因为正好那片山在日出的背阴面,晨露没有被蒸发掉,湿度很高,养活了好多喜阴植物。有些野花野草长得很有趣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菊科豨莶属(Sigesbeckia)的植物,造型看起来很奇异。它花下面那些像小爪子的部位是它的外苞片,看起来毛茸茸的是因为上面长着有柄腺毛,会分泌黏液。

路边的水沟里还长着獐牙菜Swertia bimaculata 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花朵被虫子啃了,结果是花瓣上的斑点……这种强烈对比的图案还真是有趣。

太阳刚刚升起没多久,路边的虫子们都因为翅膀被晨露打湿而飞不起来。一只尺蛾在路边的植被上休息,和背景的对比意外地很好看,抓拍了一张。(这个花纹的尺蛾实在是太多了!!!无法仔细辨别,鳞翅目简直是找不同系列)

在山上拍了会梯田后我们便开始逐渐往山下走,途中经过了一个小村子。有溪流从山顶而下,穿过村庄。村中沿河设了长长的石阶,拾级而下,小桥流水,凉风阵阵。举目便是远处阶梯状的金色稻田,蓝天白云,十分惬意。

天气炎热,连爬山的狗子都高兴地跳进了池子里畅游hhhh

溪水旁自然是吸引了一些小美人前来拜访,比如散纹盛蛱蝶Symbrenthia liaea

有2-3只忘我地在溪边吸允着潮湿的岩石,可能是在补充水分?查了一下雄蝶确实有喜欢在湿地吸水的习惯。

本次旅途唯一拍到的一只凤蝶,应该是美凤蝶♂*Papilio memnon。*它停留在接骨草上吸着花蜜,这只还是无尾型!和一般凤蝶比它没有尾突。

其实山里凤蝶非常多,但基本上都距离太远+在飞行中,因而错失拍摄的良机orz

不知是不是因为稻田开始收割的原因,在路上也看到不少稻蝗(疑似)。但这么粉红的个体还是第一次见。

从小村离开后我们便启程前往下午的景点。下午去的是有一片古樟树林的古村,但因为人特别多所以基本上没太多虫,不过也有一些小收获:

为什么在公厕门口总是能发现虫子草w是一只硕大的白薯天蛾 Agrius convolvuli 一直觉得成虫的身体黑粉相间的花纹非常有个性(也很好认,真是帮大忙了orz)

村里见到不少玉带黛眼蝶Lethe confusa ( Aurivillius)在河边的石头上执着地吸着什么……好像也不是水,是小的薄片啥的?可能是含有盐分的什么东西吧,不过带了一丝臭味让人觉得有点微妙。不知道为什么蛱蝶科的成员很多都喜欢吸食粪便和各种奇怪的东西(侧目

这就是此行各种虫子和植物的全部记录了!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后记

本次旅行因为有了新装备(TG6),对于生物的记录能力也比以往大大增加。以前拿着手机屁颠屁颠靠近,敏感的虫或者生物就一瞬间跑了,这次多亏了相机可以拍到以往难以拍到的很多小生物,感觉世界更加开阔了!

顺便感慨一下浙江的物种丰富程度真是惊人,就这三天的记录已经超过了我在魔都记录一个月的物种数量了。(我算了下总共记录了40多种)这还已经是初秋时节,在甲虫已经从活跃的舞台上撤下后,依然有大量的鳞翅目和其他各种虫子在活跃。而且我看到有很多毛虫甚至还是刚刚孵化出来没多久,得益于10月这异常的天气他们也许会再多一些成功化蛹的幸运儿。

浙江的山今年真是异常地炎热,很多景点都是没有水的状态。异常的气候导致植物也开始变得有些不对劲:山上的桂花斗都只开了一棵,最后的古树村那边原本有一片樱花树,因为真菌感染死了不少,而且活下来的也都在稀稀拉拉开着反季的花。等之后气温下降后我打算再去浙江的山里一趟,看看枫叶之类的。

今年冬天或许会很冷吧……希望这些美丽的山和山里的生灵们能够平安度过这个冬天。

参考资料:

  1. 《上海昆虫》by 大城小虫工作室

  2. 微信小程序-文浩识蝶

  3. 尾蛾科的介绍

  4. 白熊老师的刷山记录!地点同样在浙江,作为图鉴参考很不错(?)

Continue Reading
All Articles
December 6, 2023

梦魇梦语 01

©Nise 2024